安菲尔德不败的一千零一夜

2020-01-24 01:45

  他们习惯了憎恨对手,提起对方的名字就天然厌恶,每个新入队的孩子都会被告知要延续世仇,“此生禁止与对方通婚”。然而,在几十年的对抗中,他们却逐渐习惯了在对手身上镌刻自己成长的印记,那些队史中出现的光辉记忆,很多都和自己那位宿敌有关。比如索肖的补时绝杀、马夏尔的首秀破门、沙奇里的雨夜折射、潇洒哥的帽子戏法,杰拉德的亲吻镜头的那场比赛,是贝尼特斯在红军的第100场胜利。

  然后,时间走到2020年1月19日,赛前克洛普带队的胜利场次已经达到149场——你猜,这时候的曼联,是想踢场子?还是成全对手的大日子?

  所以,尽管曼联能拿出手的只是一套奶娃配老兵的残。